风华录

诸多记录者
此人中土跟风粉

少时不识铜臭意,几曾认金银
如今乌发心寂寂,试问镜里人,音容熟曾记?
幼幼无齿子,前处悬瀑急,此心四处说,烦烦无人听,却伤老父母,一落双泪热,强笑无事。冷冷泠。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