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道贵终

我莫不是成了懦性子?忽然那么问自己,想着要做个明艳张扬的却是个自说自话,又为一事争个长短倒头谁说了谁?思郁沉沉,近来入世久,利字生而百念扰,退一步越想越气,忍一时越想越亏?实在是讨厌做出来的愚钝?不,是讨厌结疤了頓感的自己!想着沉到海里,水一层一层压,缠绵的像是个拥抱,可叹叹疼呀,又怜父母,又怜父母。


我觉得我已经死了,死在给自己的设定里,一辈子恨着恼着怒着哀着,看着绝望一点点靠过来,只有盖上棺材里,这一辈子定论了:这是个高尚的人。才算解脱。


那我要如何实现呢?我要如何实现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