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道贵终

碎碎念

感觉日本非常喜欢垂枝类啊,如艺伎的发簪,巫女的神乐铃,姬君的桧扇
植物类的紫藤和垂枝樱花
大振袖的超长袖子,付下的方袖子。
中国的衣服实际以琵琶袖和直筒袖较多日常,譬如褙子,曲裾。
但由于一个回腕一个不回产生大变,如和服的图案就是在布料相对恰好在身上来设计,汉服的回腕袖子百褶下裙则倾向滚边,小碎花,上身由于相对不堆积布料则采用团花。
也因为建筑模式,日本的建筑属于大房子里面的小房间大多在室内移动于是出现了华丽的骚取和长长的后摆,中国建筑是一个房子一个房子的建筑群大多在室外移动,审美喜爱布料的摆动和布料堆叠带来的庄重感。
欧洲方面也有较长下摆的宴会服饰但在平常服饰上不会出现长拖尾,日本的十二单与骚取更加偏向富人日常华服。
加上跪坐跪拜,两袖在烛火下花纹美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