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录

诸多记录者
此人中土跟风粉

狂症

熔浆从胸口流淌,那是股浓稠而恶臭的黑。
放弃吧,放弃吧,我的孩子。
祂亲吻我的发旋就开出了一朵玫瑰花,荆棘心脏和肺腑嘲笑。
回来吧,我小小的弗狄洛。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