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录

诸多记录者
此人中土跟风粉

早期的泽乾文化之衣服

泽乾文化,藏

说起泽乾早期文化避不开繁杂、神秘二词。
与太虚不同,泽乾人喜巫近鬼,它们认为灵魂与肉体始终在抗争这一特点延伸出独特死亡观。
后来它们轻视肉体而注重灵魂,在脸上绘花带面具以表示别看肉身,沉重包裹全身的衣物表示肉体混浊不值一露。
原先是绘花不带面具,渐渐的它们更加厌恶肉体人世在重妆上覆盖鬼面。
它们极度厌恶自身么?不,面具下精美绝伦的彩妆昭示对生的希望。

重眼影,多色渲染难辨真容,更有重瞳妹修饰眼睛,功能类比美瞳。(原名重瞳魅由于爱极此物称为二妹子渐渐连大名也改成了重瞳妹)
再用细笔画草叶流云,点以彩石。观之如魅似精,亦或庄比神佛洁胜天仙。
(现代名称为特效美妆)
学者把妆容比做希望面具比做抑制,认为它们时刻抑制热情。
也有人认为,妆容和面具都是假象是肉体加持,它们约束了或美或丑的真容(灵魂)
衣服重视布料和水流感,花纹绣于内侧,观之如雾缭绕,似风吹水。鞋子十分华丽大多藏于裙下。

后来新艺术崛起,太虚文化入侵让泽乾人摘去面具褪下彩妆,衣物上的玉佩流苏,白银黄金也全部摘去,露出肩臂。草叶成了主要元素,布料不在追加刺绣彩绘更加重注颜色质感。步摇冠也在此时转为额冠,向上桂枝也转而向下。
总体而言更加没有攻击性,却更加飘渺疏远。
也更加不受束缚……
太虚却越发亲和近人,重儒传统让它宽厚大方,不求轻巧动人只求中正平和。

注:泽乾为心学发源地却盛行理学,太虚为理学发源地却盛行心学。

评论

热度(1)